我的脑袋一定是出了问题 —— SMEE《Making*Lovers》
in GalGame with 0 comment

我的脑袋一定是出了问题 —— SMEE《Making*Lovers》

in GalGame with 0 comment

Making Lovers.jpg

本文严重剧透,请还未通关的小伙伴撤离。

在虚构的故事当中寻求真实感的人脑袋一定有问题。

——阿虚

最近到处有人在刷,「北大路可怜真可爱」、「可怜是天」、「可怜线甜到掉牙」这样的话。我倒要看看 SMEE 《 Making * Lovers 》这条线到底有多甜?

周末花了 6 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把可怜这条线通完了,为了体验到甜,H 剧情我也没有 C 过去。

当 ED 音乐响起时,我脑袋里就一个想法。

「这到底那里甜了?」

我是个不喜欢吐槽的人,但今天这个槽我是吐定了。

第一个槽点:在海边过了一夜

联谊的第二天,本该出差的可怜出现在了街道上。主角追上去逼问情况,可怜才不好意思的讲述了现状。

钱包被室友卷走跑路了,交不起房租被房东赶了出来,只能住在网咖里。昨天连住网咖的钱都没有了,只能在海边过了一夜。

3.JPG
4.JPG

看到这里,我的表情是这样的。

20160801164141_2drSZ.jpeg

本人不才,一个人在城市里搬砖生活,也经历过没有地方住的状况。

刚毕业的时候,所在的公司是家外企,没有加班的那种,一下班整个公司就没人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有一天晚上下班回到合租的出租房,发现钥匙忘公司了,整个人傻了。

虽然能打开密码锁的大门,但是我的房间门打不开,这可如何是好?

去住宾馆?最便宜的也要 100 多,太贵了。

还是去网吧吧,经济实惠,原谅我是个穷人。

去过网吧的都知道,网吧的环境根本不是让人舒服睡觉的,也许日本的网吧和中国的不太一样吧。

一夜之后,睡是没睡多久,而且身上一股网吧特有的味道,身上也黏黏的,感觉快要死掉了。

总不能这样就去上班吧,去小卖部买了条毛巾,虽然进不去房间,但是卫生间还是可以用的。

简单的冲了个澡,身上是清爽了不少,可脑袋里还是昏昏沉沉的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:好想睡觉,不想上班。我以后再也不敢把钥匙忘公司了。

然后回到游戏里,在海边过了一夜,这是什么概念?

海边有哪个地方可以睡觉吗?沙滩上?海里?而且还拖着那么大个行李箱。

我不知道该从哪个方面吐槽了,虽说文学高于现实,但写日常的 GalGame 也不能高于现实太多吧。

用这样的噱头,除了突出可怜真的很可怜之外,根本没有任何意义,毕竟绝大部分人体会不到离家出走在海边过一夜的感受。

玩到这里,我的世界观受到了一点冲击。

第二个槽点:欢乐的同居生活

接下来的剧情,果不其然,二次元男主角惯用的亚萨西出现了。

可怜虽然很不情愿,但确实没有钱,也没有可以帮助自己的人,所以答应了住在了男主家里。

我的表情:

20160801164141_2drSZ.jpeg

如果在现实情况下遇到这种情况,一般会果断拒绝吧,鬼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看看自己身边的大学同学,毕业之后还有多少还在联系的?如果你是可怜,会接受一个普通大学同学的施舍吗?

我肯定不会,我会找我的马云爸爸。

同居了几天之后,男主角就开始攻略可怜了,没有任何铺垫,直接对可怜说。

「干脆我们交往吧!」

5.JPG
6.JPG

给我果断拒绝啊。

接受了的话,不就像是为了能有地方住,欺骗男主感情的绿茶了吗?即使披上了追求梦想的皮,也无法隐藏外皮下的本质。

像极了一本书,《联谊,然后捡到 OL 大学同学》。

相互喜欢的两个人,到了一定程度考虑同居确实很常见,谁也没办法抑制想造猴子的生理本质。

我想吐槽的是,明明没有任何铺垫,两人毕业后没有任何交集,通过一次很巧合的联谊,见面两次,就同居的这种行为。

如果这种剧情称之为甜的话,那所有的拔作可谓甜的掉牙。

之后,两人搬了新家,在男主角的百般劝说下,可怜终于买了新的被褥,两个人就睡到了一起。

7.JPG

等等,我想知道他们在一起是怎么睡的。

两个大学毕业刚进入社会的少男少女,确定了交往关系,是怎么在一张床上度过这么多天的?

我,无法理解,可能是我太邪恶了吧?

第三个槽点:恋爱的女人很可怕

同居过一段时间后,可怜的画风突然变了。

原本是个傲娇不坦诚的人,突然变得特别开放和欲求不满。

千方百计的诱惑男主,但男主由于各种原因很怂,始终不敢碰可怜。

于是,可怜冲着男主素质三连。

u=2347498220,607324251&fm=26&gp=0.jpg

哦不,放错图了,应该是这张。

8.JPG
9.JPG
10.JPG

男主回答,是因为始终无法确认自己的心意,不过现在不要紧了,在你的素质三连后,我已经清楚得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了,所以今晚就用行动来表示。

此处省略 3 千字。

到这里还没有结束,可怜更加变本加厉,可以用六个字来概括。

我要,我要,我要。

无论是在家里,还是在夜晚无人的小巷里,甚至在花店的办公室里。

无法理解,我并不认为这是甜,可能是我脑子有问题吧。

玩到这里我都怀疑是不是在玩拔作。

第四个槽点:为之自豪

我是个泪点比较低的人,很容易被感动。

在最后的花艺大赛上,可怜在台上领奖时,主持人揭晓了可怜参赛用花的含义是「为之自豪」。
11.JPG
12.JPG

看到这里的时候,我承认我被结局感动哭了,不过依然很值得吐槽。

两个人的交集如此之少,仅凭稀里糊涂的同居和几次到处造猴子的行为,从哪里看得出「为你自豪」这四个字了?

诚然,把一个人的人生浓缩到游戏中的几个小时里,绝大部分情节都会被删减。

不过,北大路可怜这条线,真的不能用「甜」来形容。

我通篇看到的只有「廉价」两个字,没有任何羁绊。

《少有人走的路》里是这样定义爱情的。

真正的爱,需要投入和奉献,需要付出全部的智慧和力量,要使爱的对象得到成长,就必须付出足够多的努力,不然爱的愿望就会落空。

我觉得只有这样的爱情才值得说出「为之自豪」这四个字。

最后

这部游戏我通关了妹妹线和可怜线。

天气预报大姐姐线刚入线不久我就关掉了游戏,现实中是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的。

在此之前,我也玩过许多跟现实差距很大的游戏,不过,之所以对这部游戏有很多想吐槽的,是因为,社畜的生活就是现在的我正在经历的,难免有些偏激。

在玩《 Friend to Lover 》的时候,尤其是理奈线和阳茉莉线,我丝毫没有这种感觉。

即使是很不合理的学姐线,男主像痴汉一样追求学姐,我依然没有太大感触,因为已经不是学生了,没办法亲身体会到那种不合理。

人总是对正在经历的生活感触最深,以至于当《 One Room 》的桃原奈月说「觉得自己很丢人?」时,弹幕都在刷沙雕对话,我却哭得像个沙雕。

我的脑袋一定是出了问题,可能吧。

Responses